<code id="ktvut"><small id="ktvut"></small></code>
    <th id="ktvut"><video id="ktvut"></video></th>
  1. <th id="ktvut"><video id="ktvut"></video></th>
      1. 中國飼料工業信息網

        卓越 / 高效 / 服務 / 和諧

        當前: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資訊 > 正文

        農民日報:養殖業少“吃”豆粕行不行?

          低豆粕飼料節豆又減排。專家建議,企業環境減排應與經濟收益及國家激勵相聯系。同時,引導養殖戶轉變高豆粕飼料才是好飼料的固有觀念,推動養殖業更大范圍、更深層次實現豆粕減量替代。
          當你夾起一塊肉,剝著一顆蛋,端起一杯奶,你有沒有好奇過:它們是怎么從糧食變身而來的呢?你也許并不了解,那一粒粒金黃的玉米、滾圓的大豆,經過加工變成飼料進了動物的腸胃,作為能量和蛋白被動物轉化成了肉蛋奶,進了我們的口,再轉化為我們身體需要的營養物質。
          為了保障國人餐桌上的肉蛋奶供應不斷檔,每年,將近1億噸大豆從巴西、美國、阿根廷等國裝上貨艙,漂洋過海到達我國港口,榨出2000多萬噸豆油,余下7000多萬噸豆粕絕大部分被做成飼料,喂養了我國數百億的豬雞鴨牛羊魚蝦蟹,產出8800多萬噸肉、3400多萬噸蛋、3600多萬噸奶、5000多萬噸水產品。
          近年來,逐漸減輕大豆依賴,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成為全國上下關注的焦點,養殖業已在持續推動豆粕減量替代,做著“減豆文章”。
          效果如何?2021年,我國肉類和牛奶產量創歷史新高,但大豆進口量未增反降,比上年減少381萬噸。據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統計,2021年全國飼料企業豆粕用量比上年增長5.7%,但遠小于工業飼料產量16.1%的增幅。據專家測算,2021年全國養殖業飼料消耗量約為4.5億噸,豆粕用量在飼料中的占比為15.3%,比上年的17.7%下降了2.4%。按照上年飼料配方推算,相當于節約豆粕飼用量1080萬噸,折合大豆1400萬噸。
          在大豆進口、豆粕用量雙下降的背后,有著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
          / 破局:倒逼下的減豆大棋 /
          玉米、豆粕并不一開始就是畜禽飼料主角,轉變始于20世紀90年代。在這之前,剩飯剩菜、酒糟麩皮、雜糧雜豆、草秧秸稈飼養家禽牲畜已經持續了幾千年。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農業大學教授、全國動物營養指導委員會秘書長譙仕彥回憶:“1980年我國工業飼料產量才100萬噸,20世紀90年代后開始快速發展,那時受各種因素影響,國外大豆、谷物等協會頻繁灌輸,國內養殖業開始主要用玉米、豆粕作飼料?!?/div>
          合成動物蛋白質需要多種必需氨基酸,豆粕的氨基酸組成較為接近動物需求,玉米也是好能量源,它倆做飼料配方簡單、顏色黃白、味道不錯、動物喜歡,從此一發不可收拾,隨著我國規?;B殖量越來越大,玉米豆粕型飼料在養殖業上的用量也越來越大。
          1996年,我國由大豆凈出口國變為凈進口國。此后,隨著食用油需求、畜禽養殖量和飼用豆粕需求的不斷增加,持續拉動大豆進口。2000年,我國大豆進口量首次超過1000萬噸。
          關注到大豆進口量逐年增加,規?;B殖又在迅速發展,譙仕彥覺得這會影響整個國家畜牧業的可持續發展,2005年,他開始了生豬低蛋白日糧的研究。與此同時,國內一些大型養殖和飼料企業也在探索嘗試低蛋白日糧配方,用雜粕等來代替豆粕。
          2010年,大豆進口超過了5000萬噸。
          2018年是個重要年份,不僅因為進口的8803萬噸大豆90%以上的來源于巴西、美國、阿根廷三國,而且因為中美發生貿易摩擦,大豆供需關系和飼料糧安全的重要命題首次浮現在公眾面前。
          “少用一噸豆粕就將少產一噸肉。如果國外不給我們大豆,就算國內資源充分利用起來,也至少有3000萬噸肉生產不出來了,肉類供應將倒退回到2000年的水平?!弊S仕彥表情凝重:“肉類消費剛性增長,養殖業面臨空前壓力。倒逼我們必須逐步擺脫西方主流的玉米豆粕型飼料配方,建立適合我國國情的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飼料配方,充分利用現代動物營養學的研究成果,充分挖掘、循環利用國內的豐富資源,減少國家糧食安全風險,使養殖業降本增效?!?/div>
        中國農業大學譙仕彥教授團隊研究低蛋白質低豆粕日糧技術進行動物試驗。資料圖
          面臨大豆進口可能受限進而沖擊國人“肉盤子”供應的嚴峻考驗,從2018年開始,順應綠色、高質量發展的大趨勢,農業農村部進行頂層設計、理念引領,以保障糧食安全、推進綠色減排為目標,突出標準引領、技術支撐,集合“政、產、學、研”之力,在全國引導和推廣低蛋白低豆粕日糧理念和技術,布局了一盤節糧減排的大棋。
          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發布《飼料中玉米豆粕減量替代工作方案》,提出大力推進豆粕減量替代,積極開辟新飼料資源,引導牛羊養殖少用精料,通過“提效、開源、調結構”等,減少對進口飼料糧的依賴。組織全國各級管理部門、科研院所、行業主體等開展原料營養價值評價,推動飼料糧多元化供應,制作培訓視頻直播授課,鼓勵豆粕減量實踐和種養結合、多元化養殖,就地就近利用本地飼用資源……加強飼料糧減量替代被列入中辦、國辦印發的《糧食節約行動方案》,玉米豆粕減量替代技術也被列入農業農村部的農業主推技術。
          豆粕飼用中生豬和禽類消耗是大頭。在標準引領、技術支撐中,國內眾多科研團隊和飼料養殖企業在低蛋白領域投入大量精力,低蛋白日糧研究應用從豬、禽開始,逐步擴展到其他畜種,通過飼料精準配方和精細加工提高效率推動豆粕減量。中國飼料工業協會首先更新了《仔豬、生長育肥豬配合飼料》《蛋雞、肉雞配合飼料》團體標準,將豬配合飼料中的蛋白水平推薦量下調1.5%,禽類下調1%,之后團標上升為國標。隨后,《豬雞飼料玉米豆粕減量替代技術方案》及相關技術規程發布,明確在豬飼料中豆粕減量5%-10%,在肉雞飼料中豆粕減量15%。
          近日,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團標《生豬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日糧生產技術規范》發布。蛋雞、肉鴨、草魚、肉牛的相應團標已經立項,肉雞團標正在立項過程中。
          此外,飼料原料營養價值和動物營養需求這兩套產業核心基礎數據不斷完善更新。通過多年努力,我國飼料原料營養價值數據庫已從長期依賴國外數據轉向構建本土自主基礎數據,尤其在豬營養方面,構建了更為準確的凈能體系,測定了豆粕減量使用的各種飼料原料的營養價值數據,構建了可靠的動態數據模型,為豆粕減量替代技術奠定了良好的基礎。畜禽的精準營養需求和氨基酸平衡模型也在不斷取得研究進展。
          推動全行業形成共識并在實踐中應用,是減豆行動取得實效的關鍵?!拔覀兂h積極應用原料動態營養數據,加快產品研發創新,拓寬原料種類,構建中國特色的飼料配方結構,切實減少玉米豆粕用量?!痹陲暳显蠣I養價值數據庫和飼料中玉米豆粕減量替代技術方案發布會上,全國飼料行業十大領軍企業和三十強企業代表公開發出倡議。
          全國畜牧總站站長、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王宗禮介紹,2021年,全國33家百萬噸以上規模飼料企業生產的配合飼料中,豆粕用量占比平均為11.8%,比上年下降1.6個百分點,比全國平均水平低3.5個百分點。
          飼料精準配方降低了豆粕用量;菜粕、棉粕、米糠、麩皮、微藻、昆蟲等4000多萬噸替代資源通通都用上;實現了工廠化條件下利用一氧化碳發酵生產乙醇梭菌蛋白并形成萬噸產能;牛羊多吃優質飼草少吃精飼料……近年來,多措并舉,才使得大豆進口、豆粕用量雙下降。
          “今年,我們繼續深入實施豆粕減量替代行動,推動2022年飼料中豆粕用量占比在上年15.3%的基礎上再下降1%。力爭到2025年,飼料中豆粕用量占比降至13.5%以下,比2020年下降4.2個百分點,節約豆粕2000萬噸以上,折合減少大豆約2600萬噸。未來,千方百計減掉豆粕2300萬噸,折合減少大豆約3000萬噸?!鞭r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有關負責人表示。
          / 實踐:低豆粕節糧提效又減排 /
          豆粕要減量,精準營養、精準配方提高飼料利用效率是核心,產量和產能占全球70%的國產工業氨基酸是底氣,廣開飼用蛋白源頭是抓手。
          這幾年,國內較大規模自產自用一體化養殖企業基本用上了低蛋白低豆粕日糧技術,中等規模使用自配料的養殖場也大部分應用了這項技術。
          當下,豬價低迷,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卻將養豬成本控制在行業最優,其中的秘密武器之一就是低蛋白日糧。
          4月10日一大早,牧原集團副總裁褚柯趕到上蔡牧原生長育肥場豬舍,一頭頭豬正歡快吃食,膘肥體壯、個大身長?!拔覀円洺5截i舍看一下豬的生產成績、采食情況、健康狀況、飼料顯性浪費和隱性浪費等。傳統認為豬吃得越多長得越快,但我們就不會讓豬多吃?!睘樯??褚柯解釋道,品種決定豬瘦肉最大生長潛力,健康影響最大生長潛力發揮,營養則滿足需求即可,超出需要吃得越多長的就是脂肪。過量攝入的蛋白質會以尿氮或糞氮排出,導致豬舍內氨氣濃度高,不僅浪費還會影響豬群健康,同時也增加環保壓力和糞污處理成本。
          “此外,仔豬、生長育肥豬、母豬各豬群不同生長階段所需營養都不一樣,細分后給予合適的營養會大幅降低營養隱性浪費?!瘪铱陆榻B。牧原針對不同品種、不同類型、不同生長階段豬群探索最適營養需要,針對豆粕替代原料營養成分進行準確評價,建立牧原豬營養標準。在養殖場通過混合技術將高濃度氨基酸日糧和低濃度氨基酸日糧按比例混合,可根據豬群生長性能動態調整,實現營養精準供給。
          2021年,牧原生產加工低蛋白低豆粕飼料1587萬噸,供全國1700多個集團自有養殖場使用,覆蓋豬群超4000萬頭。2015—2021年,其豆粕平均用量占比為8.4%,最低時可降至6.6%。
          2000年,牧原開始在生長豬群推廣應用低蛋白低豆粕日糧。2003年,克服了來自養豬生產端的質疑,開始在集團全線推廣應用。2008年至今,牧原進入最低成本優化期,探索豬群生長真實營養需要量,合理設置氨基酸平衡需求,把飼用氨基酸用到極致,進一步降低豆粕用量。除了常用的賴氨酸、蛋氨酸、蘇氨酸等,牧原先后應用了色氨酸、纈氨酸和異亮氨酸。
          有啥好處?“從成本效益、資源環保、糧食安全等角度考慮,豆粕減量都很有意義,這是公司堅定不移長期推行的戰略?!瘪铱玛种割^算了幾筆賬。先看經濟效益,豆粕消耗量下降,一頭豬綜合飼料成本就節省50元。再看社會效益,相比行業水平,牧原養一頭豬可少消耗豆粕24.5公斤,折合大豆31.4公斤。此外,還有生態效益,豆粕用量降至9.8%,日糧蛋白降低2.82%,每頭豬氮排放就減少1.5公斤,大大減少對環境的污染。
        牧原某飼料廠控制中心,一鍵啟動智能生產,質量可控可追溯。牧原供圖
          作為黃羽肉雞養殖領頭羊、生豬養殖龍頭企業,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在黃羽肉雞飼料成本上有很強的競爭優勢。
          農業農村部動物營養與飼料學重點實驗室主任、溫氏股份飼料營養中心執行總經理譚會澤介紹,目前,集團在全國范圍的豬、雞、鴨飼料中全面推廣應用低蛋白低豆粕自產飼料。2021年,飼料總產量約1300萬噸,覆蓋1321萬頭豬、11億只雞、5643萬只鴨。配方中豆粕用量平均占比僅為8%。
          這么低的豆粕用量是怎么做到的呢?“溫氏采用了兩條技術路線,一條是豆粕減量替代技術,另一條是低蛋白多氨基酸平衡配方技術。二者結合實現最低造肉成本和經濟、社會等多方面效益?!弊T會澤解釋。
          10多年前,集團就在做低蛋白低豆粕配方技術研發,遇到的最大問題是原料營養價值評估。譚會澤舉例,用菜粕代替豆粕時,需要準確知道菜粕在畜禽生長過程中的營養價值和消化利用率,才能保證配方效果穩定?!岸蛊蓽p量替代的核心是飼料原料數據庫精準,憑經驗去試是不行的?!?/div>
          從2008年開始,溫氏和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農業大學等團隊合作,研發構建替代原料動態營養價值參數數據庫?;诖罅縿游镌囼灲Y果,明確了各種飼料原料在不同動物和飼養階段的有效營養成分和適宜添加量。同時,確定了粉碎細度、調質溫度等最佳的加工工藝參數。在替代原料具有價格優勢時,在生產中全面推廣應用。結果發現,肉雞料綜合使用小麥、高粱、玉米、葵花粕、棕櫚仁粕等替代部分豆粕,不僅生產性能不受影響,還能提高肉雞肌胃重,改善腸道健康。
          從2018年開始,溫氏啟動了肉雞低蛋白多氨基酸平衡技術研究。發現在氨基酸保持平衡的基礎上,粗蛋白下降1-2個點生產成績比較穩定,成本也會明顯下降。經過不斷試驗,飼料配方中引入的氨基酸由5種增加到7種,已發布了黃羽肉雞低蛋白日糧參考標準。
          雙管齊下,目前,溫氏肉雞養殖通過配方調整減少蛋白原料使用量10-20萬噸,每噸降低配方成本15-30元,豆粕用量已經低于5%,是行業平均用量的1/3。據測算,粗蛋白下降1%減少氮排放約10%。此外,通過使用植酸酶提高飼料中磷的吸收利用率,降低了飼料中礦物元素添加量,減少了磷和重金屬排放。
          在水產飼料行業研發推行豆粕減量替代技術,通威集團是最早開始的。集團技術總監張璐介紹,20世紀90年代末,通威已經開始走豆粕減量的路線?!俺硕蛊蓪ν庖蕾嚩雀?,還考慮到其價格每年都會出現較大波動,我們當時的想法是如果能把川內的菜粕以及新疆的棉粕這些國內自產的原料用起來,性價比高,供應量相對較穩定,會帶來更大價值?!?/div>
          路線明確之后,首先從技術入手,在確保養殖戶能賺到錢的前提條件下,大幅降低魚粉和豆粕用量,同時保證養殖效果不降反升。為啥豆粕降了效果反而更好呢?張璐解釋,在豆粕減量替代過程中,一噸料大概會減100-200公斤豆粕替換成菜粕、棉粕等雜粕,但并不是簡單直接的一比一替換,這樣蛋白含量會降低,氨基酸會不平衡,還會增加很多抗營養因子,雜粕的味道也會影響適口性。通威通過技術手段補充可消化氨基酸水平,減少、消除抗營養因子,調節魚料口味,使飼料營養達到魚的最適需求,確保它能夠吃到足夠的營養。
          2021年,通威集團外銷飼料約600萬噸,其中水產飼料300多萬噸全部采用低豆粕配方。自有的20多萬畝水面養殖也全部使用低豆粕水產料。
          張璐牽頭正在做前瞻性研究,試驗效率更高的新型菌體蛋白、藻類蛋白、昆蟲蛋白等,希望能夠推動工業化量產,把成本降下來。未來目標是儲備好無豆粕飼料技術,把主動權握在自己手里,擺脫大豆定價體系。
          在牛羊養殖中,是如何“化草為糧”“以草代糧”減豆粕的呢?
          眼下,寧夏犇旺生態農業總經理王瑞剛正對成本精打細算,肉牛行情不太好,肥牛價格下降了,而豆粕價格上漲了。
          2015年,他回到閩寧鎮開始投資建場養牛,到現在已有3000頭規模?!耙郧袄习傩震B牛都不種青貯,用秸稈質量又不太好,我流轉土地種了糧食和青貯玉米,青貯玉米對肉牛來說性價比很高。每天秸稈、青貯玉米、燕麥草都用起來,成本能下降2塊多錢,肉牛長勢還好,現在周圍的規模養殖場差不多都用起來了?!?/div>
          現在,中國農業大學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的專家們正在他的養殖場做實驗,把豆粕用量從20%往下減到10%或5%,甚至完全替代?!拔磥磉€要研究用非糧飼料,只有提升管理,降低成本,才能把現在的虧本期挺過去?!蓖跞饎傉f道。
          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研究員卜登攀介紹,增加優質飼草供應,把牛羊養殖的精料用量降下來,豆粕也就跟著降下來了。近幾年,在集約化的肉牛養殖場全株青貯玉米已經基本普及利用,苜蓿、燕麥草、黑麥草等也用得比較成熟。此外,精料中還利用了麩皮和菜粕、棉粕等雜粕。一頭能繁母牛原來每天大概吃精料3-4公斤,優質全株玉米青貯、燕麥草等用進去可以減到1-2公斤,這樣一年可以節省約400公斤玉米、180公斤豆粕,飼養成本也下降了,養殖戶已經認識到了使用優質飼草的好處。
        / 未來:千方百計減3000萬噸大豆需求 /
          全國上下的努力初見成效,但同時,推進過程中也面臨著一些困難,如減排貢獻無法獲得經濟效益企業積極性不是很高、養殖戶認識有誤區導致低豆粕商品料推廣難、一些小品種氨基酸還需要提產能降成本等。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董紅敏介紹,降低飼料蛋白水平可以減少畜禽糞尿中氮的排泄量,進而降低糞尿儲存、處理、利用全過程的氮排放。以生豬為例,飼料中蛋白質水平降低1%,豬糞尿中氮排泄量可減少8%-12%左右。按2021年生豬出欄量估算,如果飼料蛋白水平降低1%,全國生豬糞尿氮排泄量約可減少25萬噸,據此估算約可減少氨氣排放10萬噸,溫室氣體排放200萬噸二氧化碳當量。
          “但目前豆粕減量替代其污染減排和溫室氣體控制的環境效益不被認可,達不到應有的生態補償,不能兌現為經濟效益,導致養殖企業的參與積極性低?!倍t敏認為。
          董紅敏介紹,減排貢獻要實現經濟價值,一種是通過國家財政補貼或綠色金融等政策方式實現;另一種是通過碳交易、污染排放權交易等市場行為實現。無論是補貼還是交易都應有明確的減排效果。目前,對低蛋白日糧技術的減排效果評估已有一定的工作基礎。初步明確了低蛋白日糧應用對降低糞尿氮排泄量的作用,開展了糞便氮排泄量與氨氣、臭氣、溫室氣體控制的影響研究。她所在的畜牧環境科學與工程團隊已經建立了主要畜禽全生命周期環境評價方法,開發了全生命周期環境評價系統,可用于豆粕減量替代對控污降碳貢獻的評估。
          她建議,在國家畜禽廢棄物資源利用等行動的支持下,建立綜合養分管理臺賬基礎上,建立減排監測、核證、報告等相關行業標準,依據標準對不同企業低蛋白日糧的定量減排效果進行環境補償或交易,使企業環境減排與經濟收益及國家激勵機制聯系起來。
          同時,很多外購商品料的中小養殖戶認為高豆粕、黃白色的飼料才是好飼料,還有一些養殖場戶將營養水平較高的小豬料一直喂到育肥,造成大量蛋白質浪費和氮排放污染環境。
          “我們一再和大家強調,飼料質量并不取決于用了多少豆粕和顏色是否黃白,而在于能不能滿足動物的營養需求。打破20多年形成的行業慣性是要花時間和力氣的,需要我們長期不斷的示范培訓,引導養殖戶轉變觀念?!比珖竽量傉靖闭鹃L楊勁松說道。
          褚柯表示,國內異亮氨酸市場量小價高,不能滿足牧原需求,如果能增加供應,牧原完全可實現無豆粕日糧。
          我國氨基酸生產技術全世界領先,賴氨酸、蘇氨酸、色氨酸、纈氨酸還向外出口。如果其他一些小品種氨基酸的工業化生產水平再提高,豆粕還可以再降低更多。
          “現在雖然控制住了大豆的進口增長態勢,但還是有巨大缺口。如果政策得力、措施到位,千方百計想辦法,未來,預計能減少2300萬噸豆粕用量,折合減少大豆需求近3000萬噸,相當于2.3億畝耕地的大豆產出量?!弊S仕彥展望著未來。
          前景光明,從業者正在攻克一個又一個難題,推動行業更大范圍、更深層次進一步實現豆粕減量替代。
          一本厚厚的《豬低蛋白質日糧研究與應用》,是譙仕彥團隊十幾年研究的心血結晶。團隊仍在繼續細化研究,在各種環境條件和不同的蛋白水平下,使用多元化原料和工業氨基酸怎么平衡營養,碳水化合物轉化成葡萄糖如何和氨基酸同步協同,達到最佳的合成蛋白質效果,并繼續完善飼料原料營養數據庫。
          牧原、溫氏等大型養殖企業仍在繼續探索畜禽最適營養需求,構建飼料原料氨基酸、鈣磷消化率等有效營養參數數據庫;其他一些中小規模養殖場也在畜牧推廣部門和科研院所等指導下,應用和提升低蛋白日糧配方技術。通過繼續推廣低蛋白日糧技術,未來有1500萬噸左右的豆粕減量空間。
          在開源方面,農業農村部正在制定“微生物菌體及發酵培養物在飼料中應用評價指南”等,加快其他一碳氣體發酵生產菌體蛋白的技術評審,鼓勵應用生物技術,擴大必需小品種氨基酸生產供給能力。同時,繼續推進餐桌剩余食物及其他可利用蛋白原料的飼料化應用試點。預計未來還有700萬噸替代潛力。
          卜登攀等團隊仍在繼續根據南北方不同區域的氣候地域特點確定飼草生產和利用模式,結合當地資源不斷推廣肉牛多元化飼草日糧生產技術的好做法。他表示,種植優質高產苜蓿每畝地可提供蛋白90-100公斤,相當于2畝大豆。如擴種增加5000萬噸優質飼草,至少還可以減少100萬噸豆粕的飼用需求。
          美好生活不能缺少肉蛋奶,大豆也不能過度依賴進口,建立非豆粕主導的自主飼料配方體系,繼續實現豆粕減量、節糧減排,我們一路前行。
        相關附件:
        男女做爽爽爽视频免费官方网站
        <code id="ktvut"><small id="ktvut"></small></code>
          <th id="ktvut"><video id="ktvut"></video></th>
        1. <th id="ktvut"><video id="ktvut"></video></th>